当前位置: 首页 > 妻子性冷淡 > 期待_文学随笔_大学生_高校频道__中国青年网迷幻水

期待_文学随笔_大学生_高校频道__中国青年网迷幻水


/ 2015-04-03

等候,给我以坐观沧桑的勇气,助我将沉甸的心里化为空谷,被的心灵获得。彼岸,繁花似锦,争奇斗艳。晋陶渊明独爱菊,而我,去化为一株恬静的兰,独守一隅,背靠高山,面朝大海,以六合为园,与天然同眠。于是等候的心里渐化,不再伤感于离合悲欢,也不再疾苦于阴晴圆缺。

 

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”如许的等候,即便洗不净这的,但只需心若台,勿使惹尘埃,便也能连结着那一与高洁。日出而发,日落而归,荷锄行于薄暮是曲通幽的小径,看飞鸟还巢时的身姿,未尝不是一种惬意?追求于心灵的那一方乐园,虽不克不及真正与世,但亦是远离了的纷扰,远离了的喧哗,让心平安。

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”总有一份平和平静与高洁,让我等候那一份的伟大。(编纂:金文燕)

曾也企求过那灿艳的富贵,漫天的炊火如乍放的樱花,带着如梦的迷幻,悄然滑落天际。无数学子,曾无数次执笔呐喊,愿用短暂的几年,来换取终身的殷实。置身于思虑的之中,不知何时,却健忘了心灵的那一份与。灯火阑珊下,于蓦然中回顾,忆起往昔,或欢喜环绕,或哀痛相与,或汗水淋漓,皆已随那被风吹过的炎天远逝,殊不知,那暴雨后初晴的,刚刚是我们心里的等候。

等候在秋雨刚事后,在梧桐树下静数秋天的气味;等候在落日渐下时,在篱菊旁边细看归雁的身姿;等候在华灯初上时,在落红径上寻觅那熟悉的背影。在去如朝露的人生里,总有一种等候,伴与那一叶兰舟,慢慢行,慢慢归,而高洁。

“独坐幽篁里,抚琴复长啸。”如许的等候,令静美的气质与我的心灵深深契合。月色把竹林、山色拾掇成一片温和,山中沉寂无人,只要松风游走于林间,竹隙筛下碎银似的月光落在石上,别有一种风轻云淡的意境。寻找那心灵的归宿,虽是半官半隐,但得以在天然中寻求抚慰,以的慧心,静静地思虑着,用斑斓,恬淡的心灵滋养着我们焦炙的。

夜凉如水,谁弹一曲情殇,触碰我微思的情怀?花底月下,谁在青山里洞穿我的等候?我等候,一颗慧心,一平和平静,我等候,具有充分的魂灵,那是我无尽的宝藏。

“ 驾一叶之扁舟,举匏樽以相属,寄蜉蝣于六合,渺沧海之一粟。”如许的等候,让我们大概走不开,但我们能够多一份洒脱。搭船泛舟,菱歌乐舞,飘飘乎如遗世,又何尝不是一种欢愉?不克不及不在乎将来,但我们能够选择像李白一样,安然面临成果。不克不及不艰辛奋斗,但我们能够像孔子一样,在跋涉的旅途中沉浸。生命是有条理的,我们该当仰望,又不克不及过于仰望。我们心中应有一份等候,告诉我们若何面临一切平安处之,教予我们应静听花开花落,坐看云卷云舒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
地图